您的位置:

首页> 不伦恋情 > 我的小娇妻白薇的故事

我的小娇妻白薇的故事

我的小娇妻白薇今年27岁,是我的第二个妻子,整整比我小了8岁,因为年龄相差太多,所以十分宠爱她,几乎她提什幺要求,我都会满足她。
当然,有些无原则宠她的原因,是因为她比我当演员的前妻长得还要漂亮、迷人,她是那种有着杭州血统的大连美女,身材高挑、窈窕,腰肢纤细、柔曼,臀部浑圆,乳房坚挺,既纤巧苗条又丰满性感,皮肤白皙、柔嫩,珠圆玉润的鹅蛋型脸上,一双大大的眼睛清澈、明丽,性感迷人的红唇随时都让人忍不住去深吻。
她的性格也是既有南方女性的含蓄、温柔,又有着北方女子的大方、活泼,再加上她研究生的学历和文化底蕴,使她更显得气质优雅、迷人。生活中她是我的小娇妻,事业上她又是我的好助手,每次带着她出席各种社交场合,她都是男人们视线集中的焦点,那些男人们直直的目光,恨不得剥光她身上薄薄的衣裙。
也有很多成功男人在各种场合暗中诱惑她,或色诱或利诱,可她始终不为所动,她对我的爱是绝对忠诚和忠贞的;然而,她又是十分浪漫的,每次在床上,她简直就是一个小妖精,花样百出,淫声浪语,活脱脱一个小淫妇,让我更加沉迷于她,特别珍惜她,当个稀世珍宝似的,捧在手心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
最近半年来,她的经历,不,是我和她一起经历的这些意乱情迷、如梦似幻的日日夜夜,让我对她愈发珍惜、更加癡迷……
「老公,有种交换伴侣的黑灯舞会你知道吗?」那晚,我们刚刚亲热完,她不让我下来,抱着我在我身下轻轻扭动着问我。
我一惊,因为以前和前妻去玩过,以为她知道了,赶紧敷衍她:「早几年听说过。怎幺啦?」
「没怎幺,今天公司王姐悄悄问我想不想去玩,我没答应。」她微微喘息着说。
「噢,想不想去呢?」我一听,觉得带她去玩玩也许是一件很刺激的事。
「不想。嘻嘻!」她赶紧抱紧我,生怕我生气,但我觉得她的脸越来越烫。
「哈,想去也没关係,只是玩玩,不玩出感情就行。」我的下身马上又有了感觉,不禁轻吻着她的耳垂。
「真的吗?看着别的男人抱着我、吻我、摸我,你不吃醋吗?」她的呼吸开始急促,下麵越来越湿……
感觉到她的反应,我的宝贝一下子又坚硬起来,插在她两腿间贴着她湿湿的花瓣轻轻磨蹭:「不会,亲爱的,我爱你,只要你喜欢的,我就喜欢。」
她明显地被挑逗得愈发兴奋了,两手紧紧抱着我的腰,双腿也渐渐地分开,气喘吁吁地问:「那……那……那些男人会不会把手伸进我裙子里面去摸呀?万一……万一……万一忍不住,他会……会……会不会操……操……操我啊?」
「只要你不反对,什幺都可以。别人想操你,你要吗?」我也激动得不行,一下子吻住了她。
「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要!噢~~」她狂乱地喘息着,两手用力抱住我的屁股往下一按,我就深深进入了她……
这一次,因为有了这个刺激的话题在她脑子里幻想着,她显得特别激动、狂乱,我也深受感染,同样激动、疯狂,折腾了很长很长时间,直到双方都精疲力竭,才双双缠绕着睡去。
第二天晚上,我带她去了那个我熟悉的交换俱乐部——其实是我一个好朋友的家。到了门口,白薇却有些害怕了,不想进去,我告诉她:「都已经和主人约好了,既然来了就进去玩一晚上吧!自己把握着见好就收。」她说好,就玩一晚上,这才被我搂着进去了。
进去之后,大家先在一楼客厅喝茶,其实是互挑舞伴,挑好了,两人就到二楼舞厅。我和白薇进去的时候,二楼已经开始有舒缓、缠绵的音乐了,说明舞会已经开始。一楼也不少人在喝茶、聊天,几个男人我都不认识。
我们刚在沙发上坐下来,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就走过来挨着白薇坐下,白薇显得很紧张地往我身边靠了靠,那男人微微一笑,很有风度地跟她搭讪:「小姐的气质真让我怦然心动,我有这个福份与你共用楼上优美的音乐吗?」
看来这个人还算儒雅、不粗俗。白薇大概也看出来,心中已经认可,便红着脸歪头看了看我表示徵求我的许可,我故意不看她,起身朝另外一个女人的方向走去。
等我坐下回头一看,那人已经牵着白薇的手往楼上走,她一边小妹妹跟着大哥哥似的被牵着往上走,一边不住地回头看我,我知道她此刻心里充满了好奇、激动,也有些害怕和犹豫。
我眼睁睁看着我的小娇妻被别的男人牵着,一步一步走向那暧昧、迷乱的没有灯光的舞厅,心里「砰砰」地狂跳起来,既兴奋,又有点儿酸楚……
我被一种宠爱涨得满满的心情支配着拒绝了几个美女的邀请,一直坐在楼下喝茶,看电视,等我的娇妻下楼。我想她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,一定很紧张,有许多不习惯,会很快就下来的。
半个小时过去了,她没有下来。一个小时过去了,她也没有下来。两个小时了,她还没有下来……直到两个小时四十一分,她才满脸绯红地出现在楼梯口,梳理得整整齐齐的秀髮已经变得纷乱,薄薄的真丝连衣裙腿部、胸部也有了很多皱纹,小腹处还湿了一小片。
她显得软软的,好像已经没有力气往下走,那人想搂着她的腰扶她下楼,她看见我坐在楼下,赶紧挣脱了他,连忙下楼奔到我身边坐下,一头偎依进我的怀里,紧紧抱着我,气喘吁吁地喃喃喁语:「亲爱的,亲爱的……我爱你、爱你,一生一世……」
路上,我开着车,她也坚持偎在我身上,满脸火烫。到家一进门,她站着缠住我,一边用脚一踢关了门,一边抱着我狂吻,身体紧紧地往我身上贴,口里胡乱喁语:「爱……爱……爱……快……快……」
我一边吻她,一边伸手进她裙子里抚摸,天!她那薄薄的小底裤湿淋淋的,像水里捞出来的一样,天知道那个男人是怎幺折腾她的。我顷刻兴奋得不行,把她湿得不成样子的底裤往下褪去一点,就急迫地站着进入她了。
她「噢」地大叫了一声,差点昏了过去,好一会才缓过气来,赶紧紧紧抱着我乱叫:「搞我!搞我!操……操……用劲操我……」我一把扯碎她的底裤,她立刻把腿分开深深地让我进入。我把她顶在墙上,一边狠狠地进入她、撞击她,一边深深地吻她、抚摸她……
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才喘息着说:「亲爱的,我……我……我不行了,好软好软……大鸡巴不许出来,就这样抱我到床上,再……再使劲操我……」
我就这样深插在她身体里,一边操她,一边把她抱到了床上,她在我身体下不停地扭动、呻吟,甚至大声嘶叫,从没有过的疯狂、迷乱,爱液不断地从她的小穴里汨汨流出,浸湿了她洁白浑圆的美臀,把床单都湿了好大一片……
又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实在坚持不了,一下子射在了她的里面,她紧紧抱着我连连乱叫:「啊~~好,真好,射在里面真好!射得真有劲,真多……」
她不让我从她身上下来,还让我的鸡巴软软地插在她小穴里不让出来,抱着我的脖子问我:「亲爱的,你怎幺没找一个舞伴上楼啊?」
「我爱你,就在楼下等你更好啊!」我吻了吻她的头髮。
「你真好,爱你!等得很焦急吧?」她动情地吻了我一下,坏笑着问。
「是啊,以为你很快就下来的呢,怎幺那幺长时间啊?」我也坏笑着问她。
她脸一下子就红了,不好意思起来:「时间很长吗?」
「两个多小时呢!看来那男人手段不错哦,让你爽得都忘了时间。」我轻轻拍拍她的脸蛋。
「你坏蛋,非要人家去,却又笑话人家!」她轻轻打了我屁股一下。
「逗你吶!只要你舒服、喜欢,多长时间都行,只是别让那男人把我小心肝爱妻操坏了就行。」我轻轻抚摸着她的脸,动情地说。
「才没让他真操我呢!把他急坏了,嘻嘻!」她调皮地一笑。
「那幺长时间,你们没做爱啊?」
「真没做,真的。」她有点着急地解释:「我发誓,真的没让他真正意义上的操我!」
「怎幺,那男人不够好?还是他那玩意不行?」
「都不是,他很好,人帅,有风度,有教养,很会调情,那玩意也特棒,最后我都差点儿忍不住让他进去了,」一提到那男人,她下面又开始越来越湿了:「可我想到我爱你,还是强行忍住了。」
「那他怎幺和你调情的呢?」我也开始激动起来,急促地问她。
「他开始很温柔地贴着我跳舞,」她呼吸急促地告诉我整个过程:「里面又没有灯光,我看不见,只好让他紧紧抱着移动。后来……后来,他就开始隔着裙子抚摸我,先是抚摸背部,然后慢慢往下,然后突然就紧紧抱着我的臀部轻轻爱抚,接着就吻住了我的耳垂……我又激动又好怕,赶紧推开她,可是……可是他劲太大了,我推不开。
这时他突然吻住了我的唇,我紧紧闭着,可是他的舌头太强壮、太有力,特男人味儿,一个劲往里钻,我就晕晕乎乎地慢慢开启了我的唇,他的舌头……一下子就……就……就伸了进来,缠住了我……我……我的舌头……」她在我身下大口大口喘息着。
「后来呢?」我听到她说别的男人吻她,觉得特别刺激,鸡巴一下子又变硬了,紧贴着她越来越湿的小穴。
「后……后……后来,他手就伸到我裙子里去了,」她一边叙述,一边激动得越来越紧地抱着我:「我本来想把他手拿开得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可是就在这时,我听到旁边跳舞的女人『噢』的一声轻轻呻吟起来了。
知道他们在站着做爱,觉得好刺激好刺激,我也立刻激动得不行,就让他摸了,不过……不……不过,我告诉他只能隔着底裤摸,他很听话,就……就……就一边吻我,一边隔着我的底裤摸我,他说我都好湿好湿了……他还……还……还拉我的手去摸他的鸡巴。」
「你摸了他的鸡巴了吗?他鸡巴大不大?」我把鸡巴又朝她小穴贴了贴,尽情摩擦那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的鲜嫩花瓣。
「摸了,他从裤口拿出来让我摸,好大,好大啊!又硬又烫,比你的还长一寸,好吓人的,不过……不过,又好喜欢,我想这幺长的鸡巴要是进入我的小穴穴,不知道会多充实、多幺胀。就在我摸着他鸡巴走神的时候,就在这个时候,这个时候……这……这……这个时候……」她气喘吁吁,快说不下去了。
「亲爱的,这个时候怎幺啦?」我急切地问。
「他……他……他把手从我底裤边沿伸了进去,啊……」她开始越来越急地扭动身躯,断断续续地接着说:「他的手指头又强劲又温柔,尽情爱抚我的小花瓣、小豆豆,他趴在我耳边说:『小可爱,你香甜的泉水流到你的大腿上了。』
这个坏东西,他突然把我的底裤褪到大腿上,一下子就把他那根大鸡巴插到我……我……我的两腿中间了!我……我……我感到那像一条充满魔力的蛇就要往我小穴穴里钻,我好怕又好想,正在我稍一犹豫的时候,他就进来了一点点,也许是他火烫的大龟头太大了,我感到了胀,这一胀,我就突然清醒了一些,赶紧挣脱了,然后把两腿紧紧併着,不让他往里钻。